跳槽券商做銷售:一個18線美女演員的自我投資

  • 時間:
  • 瀏覽:602
  • 來源:生財有書

直到8年后,命運變盤窗口打開,鄒新宇忽然有一種被狂拉漲停的即視感!

這次,她以被戲稱的“18線演員”身份把自己投進了金融圈,成為國金證券一名光榮的銷售。

來源:今日頭條

憑借這一筆新的投資,鄒新宇相繼引爆兩個圈,娛樂圈與金融圈,甚至引發金融狗們集體咆哮:恨不是演員!

來源:今日頭條

具體收益姑且不論,但至少人已翻紅,未來可看。

而這件事背后,是兩個貴圈完美疊加,很多有意思的投資之事,值得解讀。

1

電影業:專門生吃俊男美女

任何的離開,都會透著一層無奈,電影圈尤其如此。

過去10年,隨著中國消費市場的崛起,電影業也步入高速發展期,票房節節攀升。

來源:智研咨詢

業界高呼這是中國電影的黃金時代,投資收益率更是完爆其他行業。

如16年的電影《情圣》,制作成本僅4000萬,而票房收入高達6.52億,投資回報率是16.3倍,還未計算網絡播放版權、廣告植入等收入。早一年的《夏洛特煩惱》,投資回報率甚至達到驚人的47.9倍。而反觀同期的私募基金市場,表現最好的東華期貨主動平衡1號,收益率還不到3倍。

行業如此多嬌,自然引得無數俊男美女競折腰,其中就有鄒新宇。

來源:網絡,等待北影面試的美女

然而,這一切,都離不開資本的堆積。

從2010年開始,資本大肆進軍電影業,資金量常常以億計。根據電影網公開數據,僅2015年,電影與娛樂領域并購事件涉及金額283.38億元,PE及VC共147例投資案例。

來源:電影網

一時間,大街上、漫咖啡里,各類形形色色的投資人、制片人粉墨登場;黃渤、黃曉明、趙薇的名字也不絕于耳,盛況空前;無數的俊男美女,一夜成名,雞犬升天,名利盡收。

但是,要知道電影業本就是一將功成萬骨枯,過度的狂熱,留下的必定是一地雞毛。

近幾年,國內大概每年會生產六七百部電影,其中只有約300 部能夠在影院上映,而能為投資者帶來收益的電影,只有 30部左右,還不到生產數量的10%,換言之,9成左右的電影投資,只不過是打了個水漂。

嚴重的分化,同樣也體現在多如過江之鯽的演員身上。要么爆紅,名利雙收,要么消亡,顆粒無收,極端至此,難有出其右者。

特別是去年,大環境本就不好,宏觀經濟下行,資本寒冬來臨,電影行業日子艱難。

在這種環境下,如果說有的從業者還勉強能混口飯吃,那么后來爆出的“王炸”--“范冰冰陰陽合同”事件,則徹底摧毀了他們的最后一道“防線”,稅收大棒歸位,手起刀落,有如秋風掃落葉般,肅清了無數從業者。

來源:網絡,冷清的橫店萬盛街

因此,許多資本為了投資安全,越來越多傾向于“大IP+大投資+大導演/大明星/小鮮肉”的保險模式,而留給18線明星的時間,卻越來越少,生存空間被一步步擠壓,這一行越來越難混。

對這些人而言,既然成不了大明星,再混下去也是惘然,與其做完一個通告,下一個通告不知在哪,一路顛沛流離,還不如盡早止損離場,奔向遠方。

須知,不及時止損,才是投資的大忌。

離開,即使有無奈,卻已是最好的選擇。

2

證券業:人美,錢多?

下一站在哪里?

鄒新宇選擇了券商銷售。

拋開偏見,鄒美女的這一決定并不奇怪,金融這行本來就自帶光環,配得上鄒美女,而且金融銷售需要美女,早已是行內共識,鄒美女要顏值有顏值,要流量有流量,當然是券商銷售部的“搶手貨”,兩者一拍即可,順理成章。

其實,券商找網紅、明星做宣傳,也早有先例。

早在2016年,就有網友爆料,某基金公司邀請知名網紅沈夢瑤上門做路演。

來源:網絡

之前也有兼具網紅、車模于一身的楊帆,入職江蘇某金融機構,開啟了自己的金融街搬磚生涯。據說目前已經成功轉型,其微博簡介顯示從事投行業務,金融從業四年(股權投資/私募基金/IPO/并購重組)。

來源:微博

我們只是好奇,鄒新宇一頭扎進金融圈,會不會像當初進入電影圈一樣,最終又只能無奈止損退出?

平心而論,券商銷售也是典型的看天吃飯,好混時很好混,不好混時也會很慘,所以才有“一年賺三年錢”的說法。

比如去年下半年就很慘,經濟下行、股市大跌,券商也是舉步維艱,營收銳減、凈利潤腰斬、甚至虧損......縈繞心頭,久久散不去。

截止2018 年9月30日,34家上市券商累計營業收入1845.5億元,較去年同期下滑12.28%;凈利潤478.24億元,大降32.91%。34家上市券商中,僅有3家營業收入實現增長,分別為:山西證券、東北證券、國泰君安,增幅分別為28%、16%、1%。

為了活下去,券商也只能瘦身減成本,甚至傳出裁員潮。

來源:網絡

盡管如此,相比極端的電影行業,券商還算相對穩定的行業,至少不至于“有上頓,沒下頓”。

雖然周期性無法抗拒,但可以未雨綢繆,在好的年份,哪怕只有一年,儲存多一點“糧食”,以度過接下來可能出現的寒冬,只要準備得當,穿越寒冬,迎接來年的春天,并不會很困難。

如此看來,鄒新宇的這一筆“投資”,至少遠離了那些炒作概念超強的”題材股”,回到了相對確定的標的上,降低了風險。

而且,今年以來,隨著股市的回升,券商也得以喘口氣,裁員傳聞也漸漸沒了聲音,可以說券商最壞的日子正在遠去。

當然,否極,不一定泰來,離雞犬升天的日子,還有很大一段距離。而且,隨著近期中美貿易戰的升溫,股市長期波動的因素仍未消除,券商銷售的壓力仍然繁重。

鄒新宇面對的,仍舊是白熱化的券商競爭,對于欠缺從業經驗的她來說,這一筆“投資”究竟收益如何,唯有拭目以待,但至少可以預見,相比于顛沛流離的18線演員生活,券商算是一個有點溫度的“遠方”了。

不管如何,國金已經開始不遺余力地利用鄒美女這個大IP了。

資料顯示,鄒新宇1月份已經入職國金,但昨天才大范圍傳出此新聞,再看看昨晚同步上演的鄒新宇有份參演的網劇《白發》,時間上不謀而合,這或許是一場國金早有預謀的宣傳大戲。

來源:網絡

來源:網絡

對于關注鄒新宇和國金證券的觀眾而言,這場大戲剛開幕,睜大雙眼,期待劇情,便已足夠。

3

美女,到我這里來

鄒新宇與國金證券,仿佛宿命中注定相遇的一對標的,而今已經互為投資對象。

未來收益雖然存在不確定性,但這似乎為那些一頭扎進娛樂圈后苦苦辛酸掙扎的美女們,提供了一個新的自我投資思路:

證券業歡迎你。

至少國金證券,比很多經紀公司還是靠譜的。

猜你喜歡

体育彩票开奖时间